古人旅游几乎免费

如今出门旅游,不管长途短途,很多地方都收费,并且价格不菲。但是古代的名山大川和公共园林是免费的,现在我们看看古人是怎么免费旅游的,或许你了解真相后,觉得现在的旅游是一种幸福。

皇家园林对外开放,免费旅游

“王在灵囿,鹰鹿枚伏。麋鹿灌灌,白鸟篙篙。王在灵沼,砖切鱼跃”,出自《诗经》,说的是周文王时期的园林,里面有山有水,有飞鸟禽兽,看来周文王不仅雄才大略,也是个颇懂生活情趣的君主。其实还有起源比周文王更早的园林,《淮南子·地形训》里说到一个叫玄圃的地方,“登之乃灵,能使风雨”,是被当作上古时期天帝居住的地方,而玄圃有山有水,也成为后世园林模仿的对象。之后,“穿沿凿池,构亭营桥,所植花木,类多茶与海棠,君主们对于园林的钟爱达到更高的程度。”天子和诸侯的园林规模是很大的,天子有囿百里,诸侯有囿四十里。“囿”,是古代供帝王贵族进行狩猎、游乐的园林形式,一般选定地域后划出范围,囿中草木鸟兽自然滋生繁育。那么这些园林景点能不能对外开放,让普通人也免费游玩呢?春秋战国时代,就有人提议皇家园林也应该为大众服务。孟子当初拜见梁惠王时,梁惠王站在池塘边上,观察着鸿雁麋鹿等飞禽走兽,说:“贤人也以此为乐吗?”孟子回答:“贤人才会以此为乐,不贤的人就算拥有这些东西,也不会收获快乐。虽然周文王经常搭建高台深池,但老百姓自身是非常高兴的,并将那个台叫作 灵台 ,将那个池叫作 灵沼 ,将里面圈养的麋鹿鱼鳖等珍禽异兽作为乐趣。古代的时候,君王常与民同乐,所以能够真正快乐。”孟子倡导园林应该免费对外开放,让更多的人来体验这种美好的事物,享受这种规格的待遇,字面意思理解是这样,深层次是说当政者应有“与民同乐”的民本思想。
从南北朝到隋唐五代,文学诗词鼎盛,附庸风雅的文人们积极参与到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,很多园林的设计和规划离不开他们,诗画意境成为主题,构图曲折委婉,讲求趣味。比如,唐朝长安当时最著名的景点是曲江,因水流曲折而得名。曲江是园林的附属园子,风景秀丽,每年过上巳、重阳等节日时,游人如织,士女如云。每当有拔得头筹的新科状元,皇帝就会挑个吉日在曲江设宴,那天更是才俊齐聚一堂,吟诗作赋,非常热闹。百姓平时踏青访友,登高怀远,聚会宴饮,也常来曲江,费用肯定是免的。唐诗中有一类“曲江诗”,山西人宋之问、王维、白居易、李商隐等高手都曾写过,不管是唐代的鼎盛与衰落,还是个人得意或是失意,一池曲水都留下了印迹。他们在曲江旅游,不仅以文会友,而且是精神寄托。曲江定期对公众开放,成为当时最繁华的景点之一,当然最主要的是免费游,不需要掏银子。
两宋到明初,各地又兴建了不少以山水写意为主题的园林景区,公共性比较强。明中叶至清中叶,园林数量骤增,但是能够旅游的公共景点却不多了,更别提免费了。

风餐露宿旅游,徐霞客模式也省银子

古代没有厚实的家底儿,想旅游是很困难的,但是也有人穷游,省去很多费用。古代著名的旅行家很多,比如徐霞客、玄奘、张骞、郑和、鉴真、法显、秦始皇等,其中徐霞客是最典型的穷游背包客。

万历三十六年(1608年),22岁的徐霞客正式出游。他戴上母亲做的远游冠,肩挑简单的行李,离开家乡。直到54岁逝世,绝大部分时间是在旅行考察中度过的。北京、河北、山东、河南、江苏、浙江、福建、山西、江西、湖南等都留下了他的足迹,令人敬佩的是徐霞客基本以步行为主,舟车很少乘坐。无论是露宿街头还是住在破庙,他都坚持把自己的考察收获写下来。在游黄山一节中写道,大雪封山,便用铁杖在冰上凿坑,脚踩着坑一步一步地缓慢攀登,终于爬了上去。山上僧人看到他十分惊奇,因为他们被困很长时间了。虽然景点是免费的,但长途旅游往往是达官贵人才能完成的。徐霞客祖上曾是江阴巨富,但到他家道中落,不过还是有200多亩地的家产。如果他不穷游,出门摆阔,车马代步、仆人环侍,那些家产早被败光了。除了吃饭等花费外,他基本没有太大的开销。就连睡觉都是免费的,因为他寻访的地方多是荒凉的穷乡僻壤,或是人迹罕至的边疆地区,露宿荒野是很自然的。看了徐霞客游天下的经历,从另一个角度说,作为普通人,你不觉得如今旅游就是多掏点银子、多排个队、多挤一挤车,也是一种幸福吗?
(转自网易)